亚慱体育APP在线下载

走出大山奔向红火日子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

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群众在摘黄花菜。黄花菜已成为当地群众的致富“金针”。红寺堡区委宣传部供图

黄河水被提升近300米,人、水、土的重新优化组合,造就了满目葱茏的新家园。本报记者王建宏摄/光明图片

刘克瑞说,在过去的西海固,各种生灵都是苦的。“太旱了,淘水窖时,那些渴疯了的野兔子,闻到水的气息跑过来,赶都不走。”天旱窖枯的景况,每隔几年都要重复上演。

如今,在刘克瑞一家的易地移民搬迁地——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红寺堡镇弘德村,家家户户盖起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子,自来水接到了灶头,光纤宽带扯到了炕头,致富路连通了外头,公交车通到了村头……

红寺堡,位于宁夏中部干旱带上,原本是“天上无飞鸟,地上沙石跑”的荒漠地带,却因“近水”成为移民安置的首选之地。为了开辟移民新家园,上世纪末,黄河水经多级泵站逐级上扬近300米,“飞”上千年荒原,为23万移民扎根提供了先决条件。经过多年开发建设,如今这里已是全国最大的易地生态移民扶贫集中安置区。

习总书记对移民搬迁工作一直高度重视。1997年,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来到宁夏扶贫,推动实施了一项重大工程“吊庄移民”:让生活在“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”的西海固群众,搬迁到贺兰山脚下的黄河灌区,并为移民村庄命名为“闽宁村”。2016年7月,习总书记来到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原隆移民村考察时指出,移民搬迁是脱贫攻坚的一种有效方式。要总结推广典型经验,把移民搬迁脱贫工作做好。2020年6月,习总书记再一次来到宁夏,走进吴忠市红寺堡区红寺堡镇弘德村,看望移民群众。

在迈向乡村振兴的新阶段,近日,光明日报调研组一行踏着冰雪,走进红寺堡区,看当地如何围绕产业、就业、社会融入,抓培育壮大产业、提高居民收入、配套基础设施、优化公共服务、改善人居环境、加强党的建设等重点任务,为乡村振兴之路作出自己的探索。

2020年6月8日,红寺堡区红寺堡镇弘德村,习总书记接过刘克瑞手中的一张老照片仔细端详,不由发出感慨。

照片上,满面愁容的妻子马建花和怯生生的女儿刘晓丽,站在院子里。身后,是两间低矮的土坯房,深藏于西海固大山的褶皱里。

1983年,刘克瑞的大哥刘克勤,参加宁夏第一批“吊庄移民”,搬迁到了今天中卫市中宁县的大战场镇。自那时起,宁夏采用集中安置、就近安置、劳务安置、插花安置等多种县内县外搬迁安置方式,向引黄扬黄灌区、县内有条件引水灌溉的地方实施了6次大规模移民,到2018年年底,“十三五”易地扶贫搬迁移民全部安置完成,累计搬迁123.26万人。

调研组了解到,红寺堡区早期的很多移民家庭,一家子所有的家当只有一口锅、一卷烂铺盖。而现在,移民收入比刚搬来时翻了几十倍。

“越搬条件越好,我大哥那时候还要自己掏地窝子住。2012年我们搬迁的时候就是‘交钥匙’工程,这也可以看出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盛了。”刘克瑞的弟弟刘克银很是感慨。

进入乡村振兴的新阶段,红寺堡承担起了创建全国易地搬迁移民致富提升示范区的重任。紧盯农村居民收入增速高于城镇居民、脱贫户收入增速高于农村居民人均水平目标,筑牢产业基本盘,培育就业新业态,高效种养业产值占农业总产值比重90%以上,经营性收入占农民收入35.3%。

从焦渴的西海固到平坦的红寺堡,刘克瑞的日子一天一个样。不再为填饱肚子发愁的他,当上了弘德村新建足球场的管理员。在政府“出村入园”集中养殖政策的扶持下,他入股村上的养殖合作社,去年拿到了两万多的分红。前不久,刘克瑞家还被评为红寺堡区“六个先锋”睦邻和谐示范户,享受30万元的贷款扶持政策,用于发展生产。“贷款下来后,准备再往合作社投,来年养殖分红肯定更高嘞!”刘克瑞说。

据调研组了解,理论上,西海固地区每平方公里土地最多可承载22人,却一度要养活142人。为了填饱肚子,人们只能以竭泽而渔的方式向自然讨生计,陷入了“越穷越垦、越垦越穷”的恶性循环。

“直到现在,只要看到一簇子草,我就可稀罕了。”红寺堡区新庄集乡白墩村,王航弟一边给家里的花草浇着水,一边讲起童年的往事:“我老家在西吉县田坪乡碱滩村,我爸给我用柳条编了个背篼,让我每天割一背篼草。那时候,山比秃子的头还干净,跑上一上午都割不满。”

早已是童山濯濯,可吃的、烧的都得从黄土里往出“刨”。冬天没东西烧炕,王航弟就带着弟弟妹妹去“扫毛衣”,把山上枯萎的蒿草叶子用老扫帚扫回家。没得可扫了,就用铁锹连草根一起铲回来。

移民迁出,减少了人为活动对自然的过度索取,以对贫困的“减法”,实现生态的“加法”,破解了“生存”与“生态”的双重困境。如今,在移民主要迁出地固原市,降雨量由退耕还林前的年均200多毫米,增至600毫米左右,部分县区达到1000毫米。雨量增加的同时,水土流失面积却由4万平方公里减少至1.57万平方公里,入黄河泥沙由1亿吨减少至2000万吨。

为直观了解移民迁出区的生态恢复情况,调研组一行还专程前往刘克瑞的老家——固原市原州区张易镇原毛套村。这个村庄在经历20世纪80年代以来零零星星“拔萝卜”式的搬迁后,2009年至2013年整村移民,全村200多户上千人分批搬出大山,1.3万亩耕地还林还草。

虽然是冬天,但通过漫山遍野一眼望不到边的壮美雾凇,依然可以想象到夏天的草木葳蕤。刘克瑞家的庭院,依稀可辨的土墙,已与自然完全融在了一起。汽车经过,时不时有野鸡扑棱棱飞起。

数据显示,实施移民搬迁以来,宁夏共完成迁出区生态恢复880万亩,其中耕地和宅基地整治380万亩,拆除移民原住房5.8万间,复垦复绿4.9万亩,封牧禁育1078万亩,累计完成荒山造林2132万亩,固原市森林覆盖率从实施移民工程前的不到3%增加至30.8%。

在搬迁安置区,黄河通过扬黄工程奔流而至,人、水、土的重新组合,使曾经“连拴驴的桩子都找不到一根”的亘古荒原,焕发出勃勃生机。在搬迁安置23.5万人的红寺堡,20多年间治理沙化土地117万亩,保存林地124万亩,封山育林35万亩,森林覆盖率由原来的5%提高到10.36%。

从丘荒岭秃到万木葱茏,百万大移民让宁夏南部山区跳出生态危机与生存危机的恶性循环。良好的生态环境成为西海固的最大优势和宝贵财富,成为乡村振兴的支撑点。

越是贫困,越要高度重视教育——在开发建设之初,宁夏的移民安置区就树立了一种理念,对教育优先发展、优先保障,没有因为条件艰苦就降低教师招考门槛。红寺堡一开始就对“老县”调来的老师设定了不超40岁的年龄限制,招考进来的教师都是科班出身的大学生,近年来又进行了一系列提升教育质量的探索,形成了独特的学校布局、师资结构。

自治区党委政府在首府银川建设了六盘山高中、育才中学两所高级中学,只招收南部山区和移民区孩子就读,对所有学生均实行免费入学,并提供生活补助金。2021年高考,六盘山高中、育才中学红寺堡籍学生的本科上线%,这种态势已持续多年,成为宁夏教育界关注的一种“现象”。

在红寺堡区大河乡大河村,移民群众王国贤说:“在这里还是一片干沙滩的时候,我们下决心从西吉县搬来,主要还是考虑孩子们能读好书。”

当一个个脸上带着“红二团”的山里娃,“出脱”得白净爽利,成为都市白领、机关干部、人民教师或者创业先锋,这些“身边的人”自然成为可学可复制的榜样。

在最初的移民搬迁中,由于在迁出区没有“断根”,移民“两头跑”的现象比较突出,给社会管理带来很大难度。迁入地教育质量的提升,也成为人口聚集的“牵引器”。

调研组得知,近些年,每到秋季入学季,红寺堡都会增加中小学生近千人,不仅移民“两头跑”的现象越来越少了,一些周边县区的农民为了孩子上好学,还专门到红寺堡买房。

红寺堡新建高级中学、五中、六小和弘德希望小学,打造义务教育示范标杆学校7所。实施“名师、名校、名校长”培养工程,建立校地合作、以老带新、交流轮岗机制,全覆盖开展师资培养,培育百名教坛新秀、百名学科带头人、百名教学能手,推进基础教育由“有学上”向“上好学”转变。

在西海固,无数个藏在山梁褶皱、沟沟坎坎里的村落,从连根拔起的那一刻起,永远刻在了123万移民的心里。

移民的身份和文化认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在宁夏,移民的过程也伴随着文化的交流融合。移民融入的过程,是从物理空间的位移到精神园地的完整重构,其背后,不仅是不断更新迭代的住房,更是一个精神家园的重建。

“移出穷山沟,大家的生活节奏变快了。从春到秋,移到红寺堡的人,都是忙忙碌碌的。”大河乡开元村的禹万喜说,这期间,最好不要到红寺堡人家“浪”亲戚,主人没有闲时间陪客人,那些习惯了慢节奏的老家亲戚来了也“浪”不住。

在厨房的角落里,红寺堡区柳泉乡柳泉村村民丁燕在翻找一个木箱子。挪掉压在上面的层层杂物,模糊印着“民爆器材”的木箱子被搬了出来,里面装着丁燕二十岁之前写的所有日记和随笔。

“如果不是‘1236’工程的引领,或许我不会从西海固的山沟里出来……我还在贫瘠的大山里,替弱不禁风的幼苗,盼着那一场场及时雨……”这是丁燕写下的诗句。搬迁时,她把文学的种子带到了柳泉村,从2006年开始不断在公开刊物上发表小说和诗歌,为新家园歌唱。

乡村振兴中,包容的移民文化也赋予了移民融入、社会治理和民族团结新的营养。作为宁夏移民的主要迁出地,西海固是回族群众主要聚居地之一,回族人口占搬迁人口的50%以上。自治区采取适度集中与嵌入式安置相结合的方式,将回族、汉族、蒙古族等14个民族的移民群众统一安置,创造了各族群众共居、共学、共事、共乐的社会条件,使他们在移民大家庭中手足相亲、守望相助。

近一年来,红寺堡在创建全国易地搬迁移民致富提升示范区中聚焦产业、就业、社会融入三件事,狠抓产业就业帮扶、配套基础设施、改善公共服务、整治人居环境、健全保障体系、推进文明建设“6个重点”,“红寺堡区突出重点推进乡村振兴”典型做法被国务院第八次大督查通报表扬。

调研组了解到,宁夏建立省市县领导包抓工作机制,明确21名省级领导采取“二对一”的方式包抓12个重点县,采取“一对一”的方式包抓21个重点移民村(社区),市县(区)党政负责同志也分别包抓一个村,以“关键少数”带动“绝大多数”,形成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。其中,红寺堡和弘德村由自治区党委书记亲自包抓。

产业发展是根本之策。红寺堡坚持工业与农业并重、生产与流通并举、培育与提升并行,筑牢产业基本盘,去年以来新建2条年产3000吨枸杞原浆生产线、黄花菜大数据交易中心和百万只滩羊产业生态智慧园区等项目;引进中车株洲所、五凌电力等企业,打造新能源装备制造示范基地和光伏产业园。“通过产业发展吸附、劳务协作转移等措施,实现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4.1万人,劳务收入2.45亿元。”红寺堡区乡村振兴局局长高建斌说。

基础设施是重点之举。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,红寺堡编制“多规合一”村庄规划,移民群众李文彬所在的柳泉乡永新村就是14个重点示范村之一,通过建设乡村治理数字平台、污水管网和厕所改造,这个村成了远近闻名的民宿村,村民们的拿手好菜“永新牛排”还成了网红美食。前几天,他们还接待起了冬季农民培训的学员们。以家居“小美”激活乡村“大美”,移民们的幸福小院成了城里人都羡慕的后花园。

民生福祉是终极目标。吃饱了、穿暖了,让孩子们接受更好的教育、享受更好的医疗,成了移民群众的新期盼。红寺堡新建了多所学校,还与吉林大学、宁夏师范学院开展教学教研、校地共建,正在将三中、四小等学校打造成为“互联网+教育”标杆校。挂牌成立医疗健康总院,先后与福建惠安医院、上海六院等开展对口协作,推行跨省异地就医结算、分级诊疗等制度,移民群众在家门口看病越来越容易。

基层党建是治理之要。“过去,手里没把米,唤鸡也不理。通过基层党建‘一抓两整’‘六项行动’,60%的村集体经济突破20万元。”红寺堡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周鹏飞说,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,推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,村民代表会议“55124”村级治理模式越来越成熟,基层党组织的创造力、凝聚力、战斗力越来越强了。

调研组也了解到,红寺堡区还存在产业基础薄弱、务工移民就业压力较大等问题,持续深入推进移民致富提升行动,才能让移民群众收入多起来、生活富起来、日子美起来,不断朝着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标迈进。

(作者:光明日报调研组调研组成员:本报记者王建宏、张文攀,北方民族大学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马广成,北方民族大学民族学学院教授马建福)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